热心市民沐洗澡

您安,我沐龄毓。
兴起瞎写字,偶尔写文,记得的时候会po拼贴。
楚留香笑醉春风手残小奶妈一只。
很高兴认识你。
介绍带自家蠢师父玩@不热心市民朝灯灯

「绘希」敌对阵营间的爱情故事(bushi

•军师希x长弓手kke
•第一次写文献给绘希,热烈欢迎各位指正
•合理度被狗吃了系列
•大概是个一对旧情人因战火分别再见敌对被迫伤害后再相逢的狗血故事(bushi
•不要问我为什么kke拿起了umi的弓
以下正文w

一具在弥漫烟火中突然矮下的身躯,一双提着长弓颤抖不已的手。
绚濑绘里在带着血气的微风中抖如筛糠。
为什么...为什么不躲一躲...
对面城墙上年轻的紫发军师面带微笑,看着她以绝不属于一名训练有素的弓手的速度张弓,看着她松手——背后军官对异域弓手不信任的注视迫使她松手。
她努力调偏了方向,然后看着尖锐的箭头戳进对方右腿。

太晚了。
东条希瘫倒在地冷汗满面,还不忘低头看了眼腿上血流不止的窟窿,面色不无遗憾。
绘里亲真是手下留情了呢。
要是射中腹部以上,就能立更大的功了。
这位传奇的少女军师在团团围上的士兵和医女中自顾自比划了一下胸口有个洞的样子,吓得周围人连连阻止。
对面军营帐前那位功臣缓缓软倒在地上,在满面喜色的军官的注目中比划了一下对面军师腿上洞的位置,瞬时冷汗满头。

西国最负盛名的少女长弓手消失了。
立下重伤东国主军师这样不可小觑的军功后消失了。
在收到西国指挥使笑容满面的传达的东国军师可能终身残疾的消息后,消失了。
找不到了。
西国军营上下人人扼腕,可是一位大功臣呢。

隔日。
东国战争主城南城门,一名异域医女带着侍卫和满车御批下给东条军师的药品补品赶往军营。
风帽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只能看见天青色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似含热泪。
还不算太晚吧?
她伸手拉开营帐帘。
帐中以被子罩住下半身的紫发少女放下军书,面色苍白如纸却笑容满面。
“咱等你好久啦。”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