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烧酒沐龄毓

不卡文的章娘不是好写手。
沐龄毓。
很高兴认识你。
介绍带自家蠢师父玩@文学烧酒懵墨酱

「绘希」起于咖喱店的爱情故事

•咖喱店老板娘希x最后一位粗心顾客kke
•我竟然又憋出一篇是不是很厉害hhh
•渣文笔求指点
•热烈庆祝已经过去的驻扎lof一周年【←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新年快乐!!
以下正文w

晚十点。
千代田区的大街上门可罗雀,紫发老板娘张望了一下黑沉一片的周围,第无数次看了看表,颇为忧愁地望向托腮发呆的最后一位顾客。
那个...您的店要关了吧?
正在老板娘举棋不定要不要请金发女子离开的时候,对方居然主动询问了起来。
诶?
“啊,您如果愿意可以再坐一会儿,咱不着急啦。”
被问反而不好意思了呢。
“您是关西人?”
“小时候跟着父母四处走,留下了关西口音。那您是俄国人?”
老板娘仔细打量金发碧眼的对方。
“有一部分血统啦...”
粗心大意的绘里小姐既没带家里钥匙,也没带办公室钥匙。
“家妹和朋友出去玩了,明天才能回来。我本来准备去办公室坐一晚上的,出来吃个饭,同事忘记嘱咐把门锁上了,而我只带了吃饭的钱。”
绘里小姐苦大仇深地喝一口大麦茶,嘀嘀咕咕地把自己的境况告诉东条希。
两个人相对而坐,月朗星稀,丽日初升。
绘里亲太好看了,诱惑咱听她说话啊。
后来东条希如此回忆。
那是东条希和绚濑绘里第一次相遇。

“东条呢?”
“老板娘一大早看到我来了就踉踉跄跄和一位小姐出门去了,一直喊好困好困要睡觉。”
次日早晨店员如是说。

后来绚濑绘里每周都去咖喱店吃晚餐,顺便拉着老板娘陪聊,一聊就是一个晚上。
聊着聊着总是困。
正好,一起去咱那间很近的公寓睡个白日觉吧。
东条希笑眯眯地带着迷迷糊糊的绘里小姐进到大楼,从花盆底下摸出钥匙打开门,两双拖鞋。
蓄谋已久。
绘里小姐表示鄙视,然后心满意足的穿上绣着小狐狸的拖鞋。

希亲自做的咖喱更好吃了呢。
绘里小姐发出辛福的呜咽声。

评论

热度(32)

  1. 晓星尘非洲烧酒沐龄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