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市民沐洗澡

您安,我沐龄毓。
沉迷梦间集无法自拔。
楚留香笑醉春风手残小奶妈一只。
很高兴认识你。
介绍带自家蠢师父玩@不热心市民朝灯灯

「绘希」患难与共(←没有)后的爱情故事

•中尉希x少校kke
•侠盗杰克2观后有感,kke套一下女主,希的话...
•合理度被狗吃了系列
•我其实一点不清楚军衔什么的,和军功、受勋这种有关的都是胡扯的,很仔细查了资料但是也就这么云里雾里的,希望有懂的小伙伴指点一下
•正统偶像→正统军官
•奇怪的偶像→奇怪的充当医生的律师
👆这样大概不太好【虚
•过程非常含混写的非常糟心
•美国军制(←瞎说
以下正文w

绚濑绘里今年32岁。
以非常正统的晋升路线成为少校,除了她本人是一位女性这一点。
作为女军官,11年的军旅生涯中每次都能达到晋升要求,也是这位最新指挥官的本事。

上任第二年,遇到大事一件。
她被指控犯有间谍罪。
绚濑少校表示都是误会。
军火供货商倒卖武器去别国,她安排手下人去调查被发现,对方倒打一棒罢了。
无奈之下强行要求延缓两天上庭,联系手下人安排一个医生过来,她要亲自去一趟中东。

“长官,东条中尉。”劳务中士敲门而入。
“律师还是医生?”绚濑绘里抬头。
“律师。让您失望了。”清亮的女声。
来人身上的套装非常妥帖。低跟皮鞋的啪嗒响停在门口。
“中尉东条希。”女子敬礼,“接下来将由我负责您的辩护工作。”
绚濑绘里皱眉,觉得这个中尉太主动了些。
尽管如此她还是起立与紫发女子握了握手并请她坐下。
“东条中尉知道我...”
“咱了解。”
嗯?
“所以取证工作必须尽早完成。您最晚明天就离开基地了吧?”
“啊是的。”
“如果医生调不过来咱也可以顶替一下的。”对面女子突然压低声音。
啊?...什么?
绚濑绘里觉得自己的脑回路跟不上面前这位律师小姐。
“您...是律师...吧?”
“律法学院博士,旅日期间读了个医学硕士。”
“那...那为什么帮我...”绚濑少校罕见的张口结舌。
“有趣啊。”紫发女子平稳端坐着的同时向绚濑绘里娇俏的眨了眨眼。
啊...绚濑少校觉得自己被撩到了。
等等...她怎么知道我要逃审的??

由于是秘密庭审,所以不相干的人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对他们而言,少校依然是少校。
少校调了一辆车。
少校去机场了。
少校和一位中尉飞到中东去了。
少校...被通缉了。
原因是开庭的时候被告不见了。
哦,在和人家斗智斗勇呢。

过程略去不谈,东条希循循善诱充分发挥文职的特长套出据点,和绚濑绘里一路敲晕了半打杀手,打伤军火集团反水的老大,好几集装箱的手炮打开全是毒品。
警察和特种兵"呜啊呜啊"就轰轰烈烈的来了。
两个功臣哎哟哎哟的瘸腿伤手,躺着头等舱就回了美国,其实除了东条希因为身手不及那位少校灵便肩部擦伤严重,绚濑绘里手臂错位被东条希随意地接回去了以外,其他半点事没有。

组织一查东条中尉的履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升了个军衔。
至于绚濑少校还算是新官,受了个三等功就回办公室坐阵了。
一周时间,绚濑绘里觉得不可思议。
这也太顺利了吧。
话说回来...东条希到底什么来头啊?

“长官,”中士敲门,“东条上尉找您。”
“请...”
皮鞋响声已经到了跟前。
身后中士含笑关上门。
“如何,”东条希不顾对方瞪大的双眼优雅坐下,抬起的祖母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绚濑少校考虑谈个恋爱吗?咱可是很喜欢您呐。”

「绘希」起于咖喱店的爱情故事

•咖喱店老板娘希x最后一位粗心顾客kke
•我竟然又憋出一篇是不是很厉害hhh
•渣文笔求指点
•热烈庆祝已经过去的驻扎lof一周年【←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新年快乐!!
以下正文w

晚十点。
千代田区的大街上门可罗雀,紫发老板娘张望了一下黑沉一片的周围,第无数次看了看表,颇为忧愁地望向托腮发呆的最后一位顾客。
那个...您的店要关了吧?
正在老板娘举棋不定要不要请金发女子离开的时候,对方居然主动询问了起来。
诶?
“啊,您如果愿意可以再坐一会儿,咱不着急啦。”
被问反而不好意思了呢。
“您是关西人?”
“小时候跟着父母四处走,留下了关西口音。那您是俄国人?”
老板娘仔细打量金发碧眼的对方。
“有一部分血统啦...”
粗心大意的绘里小姐既没带家里钥匙,也没带办公室钥匙。
“家妹和朋友出去玩了,明天才能回来。我本来准备去办公室坐一晚上的,出来吃个饭,同事忘记嘱咐把门锁上了,而我只带了吃饭的钱。”
绘里小姐苦大仇深地喝一口大麦茶,嘀嘀咕咕地把自己的境况告诉东条希。
两个人相对而坐,月朗星稀,丽日初升。
绘里亲太好看了,诱惑咱听她说话啊。
后来东条希如此回忆。
那是东条希和绚濑绘里第一次相遇。

“东条呢?”
“老板娘一大早看到我来了就踉踉跄跄和一位小姐出门去了,一直喊好困好困要睡觉。”
次日早晨店员如是说。

后来绚濑绘里每周都去咖喱店吃晚餐,顺便拉着老板娘陪聊,一聊就是一个晚上。
聊着聊着总是困。
正好,一起去咱那间很近的公寓睡个白日觉吧。
东条希笑眯眯地带着迷迷糊糊的绘里小姐进到大楼,从花盆底下摸出钥匙打开门,两双拖鞋。
蓄谋已久。
绘里小姐表示鄙视,然后心满意足的穿上绣着小狐狸的拖鞋。

希亲自做的咖喱更好吃了呢。
绘里小姐发出辛福的呜咽声。

「绘希」敌对阵营间的爱情故事(bushi

•军师希x长弓手kke
•第一次写文献给绘希,热烈欢迎各位指正
•合理度被狗吃了系列
•大概是个一对旧情人因战火分别再见敌对被迫伤害后再相逢的狗血故事(bushi
•不要问我为什么kke拿起了umi的弓
以下正文w

一具在弥漫烟火中突然矮下的身躯,一双提着长弓颤抖不已的手。
绚濑绘里在带着血气的微风中抖如筛糠。
为什么...为什么不躲一躲...
对面城墙上年轻的紫发军师面带微笑,看着她以绝不属于一名训练有素的弓手的速度张弓,看着她松手——背后军官对异域弓手不信任的注视迫使她松手。
她努力调偏了方向,然后看着尖锐的箭头戳进对方右腿。

太晚了。
东条希瘫倒在地冷汗满面,还不忘低头看了眼腿上血流不止的窟窿,面色不无遗憾。
绘里亲真是手下留情了呢。
要是射中腹部以上,就能立更大的功了。
这位传奇的少女军师在团团围上的士兵和医女中自顾自比划了一下胸口有个洞的样子,吓得周围人连连阻止。
对面军营帐前那位功臣缓缓软倒在地上,在满面喜色的军官的注目中比划了一下对面军师腿上洞的位置,瞬时冷汗满头。

西国最负盛名的少女长弓手消失了。
立下重伤东国主军师这样不可小觑的军功后消失了。
在收到西国指挥使笑容满面的传达的东国军师可能终身残疾的消息后,消失了。
找不到了。
西国军营上下人人扼腕,可是一位大功臣呢。

隔日。
东国战争主城南城门,一名异域医女带着侍卫和满车御批下给东条军师的药品补品赶往军营。
风帽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只能看见天青色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似含热泪。
还不算太晚吧?
她伸手拉开营帐帘。
帐中以被子罩住下半身的紫发少女放下军书,面色苍白如纸却笑容满面。
“咱等你好久啦。”